东方av青青草

东方av青青草

其脉亦较前颇有起色。或问凡病见寒热往来者,多系病兼少阳,是以治之者恒用柴胡以和解之。

因胃府之脉原候于右关也。病因举家数口,寄食友家不能还乡,后友家助以资斧令还乡,道路又复不通,日夜焦思,频动肝火,时当孟秋,心热贪凉,多食瓜果,致患下痢。

屡次服药不愈,身益羸弱,其脉象亦弱,而左脉之力似略胜于右。一连七八日困顿已极,仿佛若睡,陡觉心中怦怦而动,即暮然惊醒,醒后心犹怔忡,移时始定。

答曰∶柴胡虽能和解少阳,而其升提之力甚大。脉象已如常人,将原方再服数剂以善其后。

病因事有拂意,怒动肝火,继又薄受外感,遂遍身发黄成疸证。有如此证,不重用石膏则阳明之大热不除,不重用赭石则上逆之冲气莫制,此所以并用之而无妨碍也。

 复诊上方随时加减,连服二十余剂,肝气已升,胃气已降,左右脉均已平安,诸病皆愈。方解此方之药为温热并用之剂,热以补阳,温以滋阴,病本寒凉是以药宜温热,而独杂以性凉之芍药者,因此证凉在脾胃,不在肝胆,若但知暖其脾胃,不知凉其肝胆,则肝胆因服热药而生火,或更激动其所寄之相火,以致小便因之不利,其大便必益泄泻,芍药能凉肝胆,敛阳气之浮越以退潮热,是以方中特加之也。

Leave a Reply